鲍里斯还在ICU 英媒追问"代理首相"是否拿到核密码


定义过于“宽泛”,真正小企业恐“被挤出局”

俄罗斯医护人员为杨勇送餐(受访者供图)

杨勇介绍,他在疗养院住的楼有两层,大约50个房间,他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四人间。开始几天还有人住在其他房间,后来他们都离开了。医护人员基本就只为他一个人服务了。

“被俄罗斯人留宿,他和我聊起了命运共同体”

△美国媒体报道:拿政府救助?企业表示“不好说”

世界卫生组织主张将社会隔离作为防治病毒的主要措施之一,暂停或放松隔离措施应有相关依据,并采取谨慎的方式逐渐放松隔离措施。针对此举,巴西感染科医生乔安娜·贡萨尔维斯强调:“只有在拥有充足设备储备的情况下,才可以放松隔离措施。现在放松隔离措施可能会出现疫情暴发,而我们并没有为此做好准备。” 传染病学家莱昂纳多·魏斯曼也有类似的看法。"这样做风险很大,不管什么年龄段的人,不管有没有慢性病,都有可能被感染甚至死亡。这项措施可能会给医疗系统带来风险。”

时间退回到60天前,杨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俄罗斯经历14天隔离。这位26岁的重庆小伙、梦想着把中餐连锁做得比肯德基更强的热血青年,2019年12月22日从重庆启程,一路北上穿越中俄边境,开启一段横跨亚欧二十国的自驾之旅。然而,伴随着杨勇向西行驶的车轮,一场影响深远的疫情正迅速蔓延。

“在卢森堡的一段经历,让我真正感受到疫情的严峻。”杨勇回忆说,当时自己将车停在路边,回来时发现车胎被锁了,“我开始以为是违章停车,等交警来了才发现是为检查新冠病毒。他们开始时不敢靠近我,还把嘴捂住,并戴上手套翻看我的护照,直到我说自己已经出来快3个月了,他们才放下戒备,了解情况后就放行了。”

与医护人员告别后,杨勇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,然后跟着警察去提车。“隔离14天,终于自由了!”杨勇早已按耐不住再次驾车出发的心情,但回忆起这半个月的隔离时光,“还是有些舍不得,感觉自己挺幸运的,碰到了一群可爱的人,他们面对疫情依法办事,但更通人情。”

杨勇坦言,在欧洲确实遇到过对华人面孔保持警惕的人,记得在一处景点想找人帮忙拍照,有两三个人是表示拒绝的,立刻与他保持一段距离。“这种情况只发生过一两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