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亡病例攀升,纽约支付6美元时薪让囚犯挖掘“万人坑”


杨功焕推测,美国在1-2月份已经有输入的新冠病毒的感染者。这些感染者并没有被识别和隔离,病毒在美国不断传播。现在纽约已经丧失了初期进行围堵的时机,疫情出现了井喷式的局面。

杨功焕:我是2月28日从北京来到美国的,现在住在纽约市皇后区,离目前纽约接受新冠肺炎病人最多、情况最严重的医院之一埃尔姆赫斯特医院(Elmhurst Hospital)不远。

为了获得其所需要的关于这些因素的观点,以及它们的合流可能意味着什么,达利欧研究了过去500年来所有主要帝国及其货币的兴衰,最密切地关注了三个体量最大的:美国和现在最重要的美元,之前最重要的大英帝国和英镑,以及再早之前的荷兰帝国和荷兰盾。

杨功焕:这就取决于美国政府采取的措施了。现在看起来初期暴发的华盛顿州和加州疫情有所稳定。当然原因很复杂,这两州人口密集度没有纽约这么高,检测也没有纽约这么多。

达利欧还关注了德国、法国、俄罗斯、日本、中国和印度这六个非常重要但统治程度相对小一些的帝国,特别给予中国最多的关注,并回顾了其600年以前的历史,因为:

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06时30分左右,美国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16万例,纽约州累计确诊数已超6.6万。

如果全美各地出现多个“纽约”的话,那就是灾难性的了。所以其他地方要赶紧做好早期的公共卫生防控措施。

杨功焕:目前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,这些药都只是在临床试验阶段。我知道大家现在都在找药,想尽快研发疫苗。但是我们只能够听科学家按照严格临床实验结果来告诉我们,哪一种药有用。在此之前,我们只能靠公共卫生措施来阻止疫情的蔓延。

“正如你们所知道的,在过去的几年里,我一直在观察一些重大的发展,这些发展与我有关,这在我的一生中从未发生过,但确实发生在1930-1945年期间,在那之前也发生过很多次。”达利欧写道,这些因素包括:1)巨大的财富、价值观和政治差距;2)三种主要储备货币的零利率或接近零利率使货币政策无效;3)巨额债务;4)正在崛起的世界大国(中国)与正在挑战现有大国(美国)之间的冲突。

只要采取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,有效隔离传染源,切断传播途径,就能减少病例的发生,从而降低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的上升幅度,争取时间,避免医疗资源崩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