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议员称中国用口罩换华为参与法国5G 外交部驳斥


杨勇是重庆人爱吃辣,医护人员得知后就买来了俄式辣椒酱和酱油。“没想到他们对我这么贴心。”杨勇收到时又意外又感动,“医护人员偶尔还会给我送来泡好的方便面换换口味。”

“第一次坐救护车,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”

此前,土耳其政府要求民众在公共场所特别是像超市、集市、公交车、地铁等人流密集的场所,必须佩戴口罩,并宣布土耳其公民可以在政府指定网站申领免费口罩,每个20岁至65岁之间的土耳其公民每周可申领5个。而伊斯坦布尔市生产的这批口罩目前只针对伊斯坦布尔市民,因为伊斯坦布尔是土耳其疫情最严重的地区,全国超六成确诊病例均来自伊斯坦布尔。

患者张某某,男,76岁;患者邵某某,女,69岁。二人系夫妻,胶州人,现住胶州市科润城小区,无境内外高发疫区旅居史。3月19日,患者张某某因肺部炎症就诊于青岛市胶州中心医院,收住该院发热门诊隔离病区,3月20日、21日医院两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呈阴性,3月29日患者张某某转入呼吸内一科继续单间治疗。住院期间其妻邵某某在医院陪护,3月31日出现发热、咳嗽症状,于4月1日收入该院,与患者张某某在呼吸内一科同一病房治疗。4月6日医院检测两名患者新冠病毒核酸阳性,4月7日凌晨胶州市疾控中心复核阳性,两名患者即转至该院发热门诊隔离病区治疗。4月7日青岛市疾控中心实验室复核阳性。

俄罗斯医护人员为杨勇送餐(受访者供图)

杨勇回忆,自己没有在车上准备防护和消毒用品,所以一到就芬兰就直奔药店,但是没有买到口罩和消毒液,后来问了几家也都卖完了。幸运的是,在芬兰一个旅游点,杨勇碰到了一个戴口罩的中国人:“他也是重庆人,看到我的车牌是重庆的,就和我聊起天来,正好他有多余的口罩,就给了我一个。”

俄罗斯朋友送的两个口罩 (受访者供图)

贝加尔湖上吃火锅、喝着伏特加等极光、看日出赏日落观湖景……杨勇这躺自驾行的前半程惬意自在,然而意外总是不期而至。在快出俄罗斯进入芬兰时,杨勇听朋友说国内疫情暴发,那时离中国农历新年只有两三天了。

“欧洲也危险了。”这是杨勇3月3日发的一条朋友圈,地理位置显示在英国。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疫情离自己这么近。杨勇是从新闻里听说意大利新冠病毒开始流行的,但当时在英国街头还没有人戴口罩,公共场所也没有特别防护。为保险起见,接下来的行程,杨勇决定避开人多的地方,尽量选择偏僻景点游玩。

杨勇与俄罗斯医护人员合影(受访者供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