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色列总理等人被隔离 此前卫生部长确诊新冠肺炎


“医生,我还能好吗?”

“你基础有甲减,甲减的患者容易合并高血脂,在重病期间更容易出现脂代谢异常,你的结果只高出标准值一点,注意饮食,定期复查就行。”

准备患者的病例资料,为新冠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讨论会做准备,是每一个危重者患者治疗的必要环节。在讨论会那天,领队王振宁队长,栾正刚、刘璠、于娜等许多教授参加了讨论,作为王强的管床医生,我参加了讨论会。

王强很爱说话,逻辑清晰,我们的交流很顺畅,他也爱提问,说到不理解的名词时,他会不断的发问。在之后的日子里,瑞德西韦、康复者血浆、细胞因子风暴、氯喹、托珠单抗都出现在了我们的对话中。

为了进一步与死神斗争,调整抗感染治疗方案,免疫球蛋白、抗纤维化药物,血液灌流吸附,所有的治疗能用都用了,在没有特效药情况下,王强的治疗就是一系列组合拳,抗感染加积极的支持治疗,我们做到极致,剩下需要时间来检验。

“这一场灾难让武汉人遭受了太多,其实这几天他说去了监护室我就知道不好,我也明白您们支援武汉都很不容易,但是希望您们努力救救他,他对我们家很重要,我同意必要时插管,同意一切抢救……谢谢您!谢谢!”

“王强(化名)是我接收的第一个患者,也是最年轻,病情一度最重的患者,作为一名医生,看到患者出院是打心底里感到高兴。因为一名危重症患者能挺过来,甚至出院,是非常不容易的。”说起这名46岁的武汉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,辽宁援鄂第三批医疗队队员、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张健依旧感慨颇多,从2月10日住院到3月14日出院,与患者相处33天,成了生死之交。

通知他出院的前一天,交代完出院用药和注意事项后,忍不住问他:

“张医生,我的化验血脂高吧,用吃药吗?”

防护服掩饰了我的心虚,这是我唯一一次对他撒谎,其实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,但我还是想要给他希望。